第三组广告
易优模板库
共展蓝图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 首页 > 信息公开 > 重点领域
亚星传统文化知识点_华夏 中华的称谓

传统文化知识点:华夏  中华的称谓

中华文明亦称华夏文明,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,是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之一。中华文化,又称中国传统文化、中华传统文化、华夏文化、中华古文化、中国古代文化。国学为一般研究中华文化的外国人称为汉学家,而中国人研究中华文化多称国学大师。通常上国学包含民俗、戏曲(主要是昆曲、豫剧和黄梅戏)、棋艺、茶道、中国传统乐器、文人字画等,是指以中原文化为基础不断演化、发展而成的中华特有文化现象群落。中国是历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,中华文明历史源远流长,若从黄帝时代算起,已有5000年。华夏、中华、中国,乃同义词,古指中原或中原王朝,源于中原地区指黄河中下游一带,当代指中国国家地理范围标志。华夏文化,其流传年代久远,与埃及、美索不达米亚平原、印度的其他三大古文明大概同时期产生。流传地域广至东亚与东南亚地区,影响层面包含政治意识、思想宗教、教育、生活文化。其文化圈概念亦被称为华夏文化圈与汉文化圈。一般认为,中华文明的直接源头有多个,而其中又以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为主,黄河与长江被人们称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。在我国历史上,与“中国”并称的别名,有“华夏”“中华”“九州”“四海”“赤县”“神州”等称呼。“华夏”之“华”崇“阳”,“华夏”之“夏”崇“阴”,此乃华夏之源。

一、华夏华夏(Huá xià)是中国的古称,同时是汉民族的别称。华夏称为“夏”、“诸夏”,在周朝时,天子为了管理天下,会在“中国”之外分封很多诸侯,那些有严格的制度和等级秩序的诸侯国,就被称为“诸夏”。“华夏”一词最早见于《左传》襄公二十六年(公元前547年):“楚失华夏。”上古时期黄河流域一带夏朝的先民自称“华夏”。唐代经学家孔颖达疏:“华夏为中国也。”“华夏”指的就是中原诸族,也是汉族前身的称谓,至今仍为中国的别称。华夏,最初是代指周王朝及属于周“王母弟甥舅”的诸侯国,后来扩大至将九州地区全部包括在内,遂成为神州(即汉地,汉族的民族共同地域)及汉族的别称 ,又称为“汉地九州”。又有“东夏”、“南夏”、“西夏”的词称呼华夏(汉地)的局部地区。先秦的华夏仅仅用来代指鲁、晋、齐、郑、蔡、卫等“王之支子母弟甥舅”诸国,再加上行周礼与臣服于周朝的宋、陈等异姓诸侯。到了战国时期,楚、赵、魏、韩、齐、燕六国及秦国都被视为“诸夏”及九州(华夏)的组成部分。汉代在先秦诸国的基础上萌芽出后世汉族九州的概念。

自汉代以后,“华夏”成为汉民族的别称,同时也是汉地的别称,而“华人”一词在狭义上是指汉族。作为名山大川的四渎五岳五镇也是在九州(华夏)的范围之内。《华夏华夏》,华者,人取精粹广纳之意,物取绚美繁盛之相,无论文学,历史,经济,都要世界第一才是真真正正的华章。夏者,家继礼法圣贤之学,国从利益相承之出,家有千年源流圣贤传,而国家继吾国吾民之利益而世代传承,这也是真真正正的夏章。衣必精美,物必丰盛,人必礼学,国必利益,君臣必称吾国吾民,此才能是真正的华夏!相传伏羲的母亲华胥氏外出,在雷泽无意中看到一个特大脚印,丈量后受孕,怀胎十二年生伏羲。晋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说:“太昊帝庖牺氏,风姓也,燧人之世有巨人迹出于雷泽,华胥以足履之,有娠,生伏羲于成纪。”清朝人梁玉绳《汉书人表考》卷二引《春秋世谱》称:“华胥生男为伏羲,女子为女娲。”有人认为,这就是中国人以“华”自称的原因。有人从字形字源探索原因,认为“华”代表一起美丽(繁盛)的事物,古作“光华”解,花果瓜菜有艳丽的“光华”,故又以“华”称瓜果,如树华,甲骨文的“华”字就是一株挂着果实的花树,后因避免“光华”和“花华”混淆,才创造了“花”字)。需要说明的是,甲骨文中尚没有辨识出“华”或“花”字。后一种解释很有道理,由于显得很抽象,难以令人完全信服,不过它说明的一个事实,在春秋战国以前,“华”、“花”两字不分,是一个字。

华夏,也称“华”、“夏” 或 “诸夏”等。“华夏”一词最早见于《尚书·周书·武成》:“华夏蛮貊,罔不率俾。”从考古来看,华的概念与仰韶文化有关。有认为“夏”是从夏水(即汉水)得名,古籍中将“华”、“夏”作为中原,称四方为"夷蛮戎狄"。华与夏曾相互通用,两字同义反复,华即是夏,“中华”又称“中夏”。如《左传》定公十年载孔子语云:“裔不谋夏,夷不乱华。”这里的“华”亦即“夏”。孔子视“夏”与“华”为同义词。大约从编著《尚书》起,我国古籍上开始将“华”与“夏”连用,合称“华夏”。唐朝经学家孔颖达《春秋左传正义》:“中国有礼仪之大,故称夏;有服章之美,谓之华。”意即因中国是礼仪之邦,故称“夏”,“夏”有高雅的意思。中国人的服饰很美,故作“华”。华夏一词,不仅是地理层面的,更深一层的价值在文化沉积方面。比较著名的华夏始祖有:有巢氏、燧人氏、伏羲氏、神农氏(炎帝)、黄帝(轩辕氏)尧、舜、禹等。其中依据中国历史大系表记载:有巢氏位列五氏之首,被誉为华夏“第一人文始祖”,华夏先民在黄河、长江流域留下众多的文明遗址。华夏文化,是以“华”为主,崇太阳“阳刚”之气,崇科技和农耕;以“夏”为辅,怀月亮“阴柔”之气,尚生育和游牧。《书·舜典》“蛮夷猾夏”确有道理。四川广汉三星堆文明失落后,崇太阳“中”和“华”代表农耕的文脉遗落于“蛮夷”之地,“河图洛书”“八卦太极”等道家经典均出自于蜀地。“不从周”的楚文化与秦制融合,以农耕文明为立国之本,实现了秦大一统。

二、中华“中华”最初指黄河流域一带。“中华”一词最早出现在《三国志》裴松之的注中。随着历朝版图的扩大,凡属中原王朝管辖的地方都称“中华”,于是“中华”便泛指全国。古代称黄河流域一带为中华,是汉族最初兴起的地方,后来指中国。“中华”就成为同“中国”并称的别名。中者,即是指中原河洛地区(河,黄河;洛,洛水、洛阳)。因其在四方之中,以区别其他四方而称为中国(古代“中国”与“中原”同义)。后随着历史演化与融合,凡属于中华文化范畴的皆属中国。华者,初源于华胥氏(位于华山之西,今西安市蓝田华胥镇)。《列子·黄帝》有载,华胥生男名“伏羲”,生女名“女娲”,伏羲、女娲生子少典。《国语·晋语》载:“昔少典娶有嬌氏,生黄帝、炎帝。故而,华胥正是炎黄之祖也。古代华夏族多建都于黄河南北,以其在四方之中,因称之为中华是汉族最初兴起的地方,后各朝疆土渐广,凡所统辖,皆称中华,亦称中国。中华,指的是我国全境,该词不仅是地理层面的,更深一层的价值在文化沉积方面。“中华”一词最早使用是用在天文方面,“东藩四星,南第一星曰上相,其北,东太阳门也。第二星曰次相,其北,中华东门也。第三星曰次将,其北,东太阴门也。第四星曰上将,所谓四辅也。”(《天文经星·中宫》)。

中华古称华夏,分为许多部落,活跃于黄河中下游,自黄帝时统一为华夏部落联盟。比较著名的中华人文始祖有:有巢氏、燧人氏、伏羲氏、神农氏(炎帝)、黄帝(轩辕氏)、尧、舜、禹等。其中依据中国历史大系表记载:有巢氏位列五氏之首,被誉为华夏“第一人文始祖” ,中华民族在黄河流域留下众多的文明遗址。

三、华夏、中华的另说 “华夏”“中华”具有光华、礼仪、文化、文明之意,古代的“华夏”又在天下中心的基础上派生出文化中心的含义。(一)扶桑树的传说中国上古传说中,有三颗很重要的“木”,东方叫扶桑,是太阳升起的地方。在天地之“中”是建木,太阳运行到午时测日影,这根木杆旗帜在甲骨文中象形为“中”。在西方有若木,太阳在这里落下,光华照耀地下。 《山海经·大荒东经》:“东南海之外,甘水之间,有羲和之国。有女子名曰羲和,方浴日于甘渊。羲和者,帝俊之妻,生十日。”“汤谷上有扶木,一日方至,一日方出,皆载于乌。”《山海经•大荒西经》“有女子方浴月。帝俊妻常羲,生月十有二,此始浴之”。《楚辞·东君》:“暾将出兮东方,照吾槛兮扶桑。” 屈子在讲太阳在东方地平线上升起,照在扶桑树的枝条上。以东方扶桑树作为参考坐标,从冬至日开始,观测日出时,一年中各个时节在扶桑树上的相对位置,从而诞生了十日太阳历法,这就是扶桑树之“神”。这才是《山海经》“羲和生十日”的本意,后人却误传为羲和“生十个太阳儿子”。同样,帝俊妻常羲观测月亮大小变化周期,“生月十有二”,即“十二月月亮历法”。

长沙马王堆出土帛画,描绘正是帝俊同时掌管“十日太阳历法”,和“十二月月亮历法”,这是有文献记载来的第一个华夏阴阳合历。《山海经》“帝乘二龙”,左边是掌管十二月太阴历法的“龙”族,右边是掌管“十日太阳历法”的“龙”族。岳麓书院作为楚文化的象征,当为“道南正脉”。 帝俊,在楚地具有至高的地位。《大荒西经》:“黄帝生骆明,骆明生白马,白马是为鲧。帝俊生禺号,禺号生淫梁,淫梁生番禺,是始为舟”。在这里帝俊和黄帝并列,这是后人把“帝俊”当做炎帝的依据。

(二)“中” “华”与十日太阳历法的关系 如今,中华彝族一直还保留有“十日太阳历法”这个活化石,这是远古太阳历法,以东方扶桑树为观日出的参考坐标,以西方的若木为观日落的参考坐标。中间的建木为日午时测影之“中”,而“华”字则象形扶桑树,中华祖先最早的“中华”认识大概源自于此。“华”字与四川广汉三星堆神树太形似了,是不是传说中的扶桑树?《元贞之道》开篇之作“太阳高高挂在扶桑树上”《太阳高高挂在扶桑树上》,就讲这颗神树,是中华远古“十日太阳历法”之源。“中”为测日影的建木,处在扶桑和若木之中,东方扶桑树上九只鸟为观察太阳日出的参照物,在一年中日出时所处位置不同,记录下太阳一年中的活动规律,而诞生人类第一个太阳历法。神树上鸟是日出时的参照物,而有金乌负日之说。建木(中)和扶桑(华)都与太阳历法有关,三星堆扶桑神树就是名符其实的“中华神树”。文献记载伏羲女娲均来自于华胥氏,风部落,是以“华”和“风”为尊的部落氏族。这个远古氏族,既懂得用扶桑树(华)测日出规律,又懂得用“中”测日影和测季风的部落,是华夏之源。出土的中华青铜鼎上的“云”纹,《元贞之道》怎么看都是“风”之象,或是古人本来就是“风云”不分吧,风即是云,云既是风。

   (三)“夏”与十二月太阴历法 夏,中國之人也,以別於北方狄、東北貉、南方蠻閩、西方羌、西南焦僥、東方夷也。“夏”引伸之義爲大也。《书·舜典》有“蛮夷猾夏”之说, 孔传:“夏, 华夏”。禹受舜禪,易虞爲夏,大禹是“夏”的始祖,大禹即夏禹。 “夏”的甲骨文和金文,象形为一个人在跪地祭拜,头上或左上角有一个太阳。原来“华”扶桑树上的十个“日”,变为只敬一个“日”的“夏”。原来一年中,从冬至日起,每过一段时间(36天)就要观日出,看日出在扶桑树(华)的相对位置,确定为一个“日”,一年共有十个“日”;后来转变为一年只需观一次日出时间,为一年的起始日,这就是祭天“正日”,初始为冬至日,再观月亮变化周期,确定为一个月,一月为30天左右,一年有十二个“月”。现在人们还在使用“夏历”,就是依此为据,是建寅后的历法,一年之元日为立春前或后的第一个月亮朔日,即“正朔”,“大年初一”,这就是华夏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“春节”。这个历法即有“正日”有“朔月”,“夏”是华夏历法变革后的标志。讲“夏”不得不讲“羿射日”。《楚辞·天问》:“羿焉彃日?乌焉解羽?”2000多年前的楚人屈子在问, 羿是如何射日的?金乌是如何解羽毛的?

古本《山海经》中,有关于后羿射日的记载,唐人成玄英《庄子·秋水》疏引《山海经》云:“羿射九日,落为沃焦”。宋代类书《锦绣万花谷》引《山海经》云:“尧时十日并出,尧使羿射十日,落沃焦”。说明古本《山海经》中有羿射日的故事,但在后来失落了。淮南子以《山海经》为蓝本,在《淮南子·本经训》讲后羿射日的神话:“逮至尧之时,十日并出,焦禾稼,杀草木,而民无所食。猰貐、凿齿、九婴、大风、封豨、修蛇皆为民害。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,杀九婴于凶水之上,缴大风于青邱之泽,上射十日,而下杀猰貐,断修蛇于洞庭,擒封豨于桑林。” 人用箭把太阳射下来,是背离自然常识的,但文献却为何记载下这个“羿射日”的重要事件?古代记载中有三个“羿”,帝俊时“善射”的大羿,尧时“射日”之羿,和夏太康后的“代夏正”之后羿。司马迁《史记·夏本纪第二》:“帝羿有穷氏,未闻其先何姓。帝喾以上,世掌射正。至喾,赐以彤弓素矢,封之于鉏,为帝司射,历虞、夏。羿学射于吉甫,其臂长,故以善射闻。及夏之衰,自鉏迁于穷石,因夏民以代夏政。帝相徙于商丘,依同姓诸侯斟鄩 ” 。“羿恃其善射,不修民事,淫于田兽,弃其良臣武罗、伯姻、熊髡、尨圉而信寒浞。寒浞,伯明氏之谗子,伯明后以谗弃之,而羿以为己相。寒浞杀羿于桃梧,而烹之以食其子。其子不忍食之,死于穷门。浞遂代夏,立为帝。寒浞袭有穷之号,因羿之室,生奡及豷。奡多力,能陆地行舟。使奡帅师灭斟灌、斟鄩,杀夏帝相,封奡于过,封豷于戈。恃其诈力,不恤民事。”后人不知“射十日”为华夏历法变革的重大事件,代表“中华”的“十日太阳法”以“阳”为尊的天文历法,变革为“十二月月亮历法”以“阴”为尊的阴历,“常羲”部落的嫦娥娘娘受到民众的追捧。从尧开始,一直到夏太康后的“后羿代夏”,这个过程就是历法变革的历程,夏历还有个别称是“阴历”。

商从“华”灭夏,夏后人去了西北方大草原,过着游牧生活;西周从“夏”灭商,其实夏商周是一个华夏共存的时代,只不过在不同时期主导者不同而已。秦从“华”复归一统,东汉之后又从夏,今天的中华崇“中”和“华”,即崇“科技”,崇“阳”,愚人之教、娘娘文化将不会有主导地位。农耕文明是那个时代先进文明的代表。华夏之内斗结束之时,就是中华复兴之时。